忆秦娥娄山关赏析5篇

2019-06-05 09:50:33 标题分类:爱情美文 关键词:忆美文欣赏 阅读:460

忆秦娥娄山关赏析

  忆秦娥娄山关赏析(一):

  《忆秦娥娄山关》上阙写赤军突过娄山关之前的行动。“西风烈,漫空雁叫霜晨月。”在霜天的清晨,月光下,西风猛烈地吹着,天空中传来一群大雁的啼声。这是描述赤军突过娄山关开始行动时的景致。“霜晨月”,是叠句,既是词牌的请求,又有承先启后的感化。“马蹄声碎,喇叭声咽”,是描述赤军的行军。“碎”和“咽”,烘托了赤军行军时的严肃与敏捷。

  《忆秦娥娄山关》下阙写赤军突过娄山关以后的愉悦情感。“雄关慢道真如铁,现在迈步重新越。”“雄关”,是牢不可破的关隘,“慢道”,是别说的意思,“铁”,是牢不可破。别说娄山关的险如果牢不可破的,赤军就如此沉着迈步,从山头上越曩昔了。这两句,既富丽又豪迈,写出了赤军勇于克服困难的好汉气势。“重新越”,又是叠句,也是承先启后。“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句,写的是薄暮的景致,突过娄山关,正是落日西下之时。站在山头上向了望去,山峦升沉,一眼望不到边,就好像翻滚的大海一样;落日西下,落日像血一样鲜红。墨客在冲破娄山关后的欣喜情感溢于言表。

  忆秦娥娄山关赏析(二):

  毛泽东《忆秦娥.娄山关》赏析

  《忆秦娥.娄山关》手迹约莫书于1962年,这幅作品被书家视为毛泽东草书佳构。笔法气势澎湃,以凄凉萧瑟之悲壮、屈铁盘金之刚毅取胜。激越当中,危峰叠起,如巨浪排空。起笔一改以往笔重字大的派头,着墨轻盈,婀娜藏于迷茫遒劲之内,“漫空”紧缩,施放出“雁叫霜晨月”,一笔而下,领出“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今后,饱蘸浓墨,任情感闸门奔腾,一挥而就“雄关慢道真如铁,现在迈步重新越”,以后以游丝般的线条写下“重新越,苍山如海”,紧跟着枯笔一顿,气凝笔端,下出“残阳如血”。全篇笔法奇伟豪迈,令民气醉神迷。书家评这幅手迹“和而差别,违而不犯”,自然流畅,毫无雕凿,乃书法之上品。

  据毛泽东身旁工作人员回忆,那时有许多书法大家求毛泽东墨宝,毛泽东都欣然应允,命笔赠书,故而一些真迹流传至今。毛泽东生前屡次手书《忆秦娥.娄山关》,现有多件真迹传世。

  这首词作于1935年2月赤军长征途中。毛泽东在以后谈及写作后台时说:昔时二月,在接近娄山关几十华里的中央,清晨动身,另有玉轮,午后二三时到达娄山关,一线霸占,消灭敌军一个师,这时候已近傍晚了。这首词是以后追写的,那天走了一百多里,连续作战,哪偶然间去哼词呢!关于词中的风景,他诠释说,南边有好多省冬天无雪,或多年无雪,而只秋日下霜,漫空有雁,晓月不胜寒,正象北方的深秋。云贵川诸省就是如此。

  历来词家上品,多善以风景造句,用字灵动,常以一字点晴。毛泽东这首词亦用字如金,字字内涵充足,意境卓然。一个“烈”字,体现西风猛烈;一个“长”字,状写无边无边的天空;一个“霜”字,点出时令的同时,又描画出疆场所处情况;一个“碎”字,令人闻听马蹄声疾;一个“咽”字,尽展疆场凄凉之意;一个“铁”字,充分体现雄关之牢不可破,也喻反动者之钢铁般的意志;一个“越”字,形象描述赤军翻越高山峻岭的英姿;一个“海”字,显现出苍山堆叠,辽阔无边;一个“血”字,残阳之色跃然纸上。这些字的“动”用,组成一幅壮观的图景,让人诵读之时,脑海出现跃动的画面,掩卷以后仍着迷当中,难以自拔。

  忆秦娥娄山关赏析(三):

  据笔者所见,毛泽东这首《忆秦娥娄山关》是他全部诗作中绝对第一流的作品,写景状物、抒发胸臆,堪当佳构。

  开始让我们来看一下墨客本身对这首诗的诠释(毛主席在1962年5月9日读了郭沫若对这首诗的赏析后,将郭沫若的材料全部删去,并以郭沫若的口吻在清样的四边空缺处写了一段对这首诗的解释性笔墨):“我关于《娄山关》这首词作过一番研讨,初以为是写一天的,以后又觉得不对,是在写两次的事,头一阕一次,第二阕一次,我曾在广州文艺座谈会上发表了意见,主张后者(写两次的事),而否定前者(写一天),但是我错了。这是作者告诉我的。1935年1月党的遵义集会以后,赤军第一次打娄山关,胜利了,企图经过川南,渡江北上,进入川西,直取成都,击灭刘湘,在川西建立根据地。但是适得其反,碰到了川军的重重阻力。红军由娄山关一贯向西,经过古蔺古宋诸县打到了川滇黔三省接壤的一个中央,叫做;#39;鸡鸣三省’,忽然碰到了云南戎行的强盛阻力,无法进步。中央政治局开了一个会,立即决意循原路抨击遵义,出敌不料打回马枪,这是昔时2月。在接近娄山关几十华里的地点,清晨动身,另有玉轮,午后2、三时到达娄山关,一战霸占,消灭敌军一个师,这时候已近傍晚了。乘胜直追,夜战遵义,又消灭敌军一个师。此役共消灭敌军两个师,重占遵义。词是以后追写的,那天走了一百多华里,指挥作战,哪偶然间去哼词呢?南边有

  好多个省,冬天无雪,或多年无雪,而只下霜,漫空有雁,晓月不甚寒,正像北方的深秋,云贵川诸省,就是如此。;#39;苍山如海,残阳如血’两句,据作者说,是在战役中积聚了多年的风景观察,一到娄山关这类战役胜利和自然风景的忽然遇合,就形成了作者以为很是胜利的这两句话。由此看来,我在广州座谈会上所说的一段话,竟是错了。解诗之难,因此可知。”

  这首诗慷慨悲烈、雄沉壮阔,从内到外描述了赤军“风萧萧兮易水寒”般的铁血长征中交战娄山关的这一节情形。

  1934年10月,由于王明“左”倾机遇主义门路的错误领导,党中央和赤军被迫撤离中央根据地,开始了漫长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此诗所写的就是昔时2月26日赤军先锐重占娄山关后,毛主席及中央领导构造跟进途中经过娄山关时的情形。按前面所引毛主席所解释的情况:“词是以后追写的,……”毛主席追想了那时的景物及情绪。

  此诗上半阕,一开始三个字“西风烈”,悲声慷慨高亢,好汉落漠之情划破寒空,直上云天。当中尤其这个“烈”字,让人读来不由泪雨磅沱,如同置身凛凛的西风当中屹然动容,凭添悲壮。

  以后第二句,凄婉悠长的景致出现了,乐律前(第一句)急后(第二句)慢,在明显的对照中发生回肠荡气之感。漫空浩荡无涯,大雁哀凉清幽,“霜晨月”虽读上去是三字一顿,但这个画面能够剖成三个字组成的意境,一幅晓月寒霜图,而在图中美丽的大雁也为这美丽晨景感动得如歌如泣了。就在这霜、晨、月(故意分开,让我们细细品一品这三个字本身的美)中,在肃杀的西风及大雁的凄声中,在声、色、音的融会中,人物进场了。

  第4、五句,哒哒的马蹄与哭泣的军号声远近唱和,升沉迭荡,在山间回环向前。前面三行已层层铺开了如此一个悲烈的风景,就在这霜华满地,残月当空的风景中,赤军的长征壮怀猛烈如同易水之寒。墨客仅用“马蹄”“喇叭”代表赤军,又用“碎”与“咽”描述心境,用字凝练、精确、漂亮,情形相得益彰。全部上半阕一气读到此处不由得立马想到稼轩的《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在断鸿声里,忧虑风雨中:“倩何人,调换红巾翠袖,揾好汉泪?”稼轩这几行千古绝唱在毛泽东的这首诗尤其上半阕获得了完善的应和,可堪好汉凄凉之气难分手足。

  并且毛主席本身的话也说明那时这种一代好汉凄凉之心境:“万里长征,千回百折,顺遂少于困难不知多少倍,情感是沉郁的。过了岷山,恍然大悟,转化到了反面,柳暗花明又一村了。以下诸篇(指酒以下《十六令三首》、《七律长征》、《念奴娇昆仑》、《清平乐六盘山》等七首诗),反映了这一种情感。”

  下半阕上来肇端二句,一破上片的凄厉悲壮,英气再升,一笔宕开,其实不写攻占娄山关猛烈的战役,而是指明即使关山漫漫,长路艰险,但已定下重新做起。因那时建立毛主席为最高军事统帅的遵义集会曾经于1月召开,在此次政治局扩大集会上,竣事了王明的错误门路,推举了毛主席为政治局常委,并建立了他和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军事指挥小组,现实上确定了毛泽东在党和赤军中的魁首职位。正是在如此确当口,墨客毛泽东在上半阕无视了赤军的现实处境,但鄙人半阕激抒本身一腔好汉英气以及对得胜的信念。以是这二句虽表面写实,却确实有意味好处,墨客觉得即使曩昔遭过一些失利,但能够“重新越”。“重新越”这三个字凝结了多少内心的奋发冲破之情。“真如铁”这个“铁”字用得极妙,让人有超现实之感。

  最后二行让人有一种恍如亲目击到墨客鹄立于娄山关之巅,眺望万里故国绚丽江山之英姿。他瞥见了如海的青山,如血的落日,画卷之美正贴合凄凉沉雄的大适意之境地,而这类大适意之境地正是汉风众美当中一类。李白《忆秦娥》有“西风残照,汉家陵阙。”近人王国维在《人世词话》中评曰:“寥寥八字,遂关千年登临口。”而毛主席这最后二行广博迷茫之气与李白有同气相呼应之感,同时毛主席这二行还更多一些好汉之气与绚丽之气。

  另外,“雄关慢道真如铁,现在迈步重新越”这两句在我们平常糊口中使用极其广泛。当我们在糊口与工作中碰到波折或困难时,我们情不自禁或下认识地说出这两句诗,以此来表达我们心中强烈的感触,以及我们将暗自下定刻意,建立必胜之刻意,克服万重困难,以致于最后获得胜利。它关于升华我们的精神起到了某种神奇般的效应,有某种神秘的符语般的气力。

  忆秦娥娄山关赏析(四):

  这首词,在写作上采取的是以实写虚的伎俩。让人读起来,犹觉激越悲壮、勾魂摄魄。

  这首词,先以“西风”起句。西风,都是用来描述凄凉、悲怆之景,加上一个“烈”字,更使此景为之惊动。以后的“雁叫”更增加凄凉之感。一只或是一行高飞的大雁,在那清霜之晨,伴着一弯冷月,是那么凄凉,尤其是那雁的啼声,在空山里回荡,让人听起来真是屹然动容。以后的镜头转向“霜晨月”下的空中,那马的行走也是有气有力的踏着碎步,耳边再有喇叭传来哭咽之声,这声音,与天上的雁叫上下呼应,融为一体,有声的画面展现眼前,怎不让人撕心裂肺、寸肠揉断,真是布满了凄凉悲壮之感。用“马蹄声碎,喇叭声咽”八个字做结,这个“碎”与“咽”二字用得十分奇妙,内里包含了甚么样的心境是可想而知的了,不正是那时赤军内部情感低迷的意味吗。

  而下篇为之一转,换头处就是另外一番情感了,英气干云,完全差别于上阕那种低落的意境。“雄关慢道真如铁,现在迈步重新越”,这是多么的豪放,抬眼望到雄关,挺拔入云,坚固如铁,常人不可越也。但就是如此的中央,我们却迈步而越,并且是重新开始,这类步伐必需是强健、坚决的。以后,站到关上看到了什么是茫茫无尽的群山,如大海一样波涛壮阔。“苍山如海”,这短短四个字,更彰显了“关”的宏伟与高大,因只有高高在上,才会有如此的情形。转头再看,落日已残,彤霞满天,来日必需是个好日子。

  忆秦娥娄山关赏析(五):

  这首词写于1935年12月。20余年后,即1958年12月,毛泽东在广东重读它时,仍然感慨万千,说:“万里长征,千回百折,顺遂少于困难不知多少倍,情感是沉郁的。过了岷山,恍然大悟,转化到了反面,柳暗花明又一春了。这首词,就是反映了这一种情感。”

  词的上阕写红军拂晓时动身行军的情形。次如果透过听觉写声音:猛烈的西风声,凄厉的雁啼声,细碎的马蹄声,低落的喇叭声,声声中听,但是,唯一没有的,就是人的声音。

  “西风烈,漫空雁叫霜晨月。”时候是残月尚挂在天涯的拂晓时辰;情况是另人不快的;西风猛烈地刮着,寒霜盖地,模糊的天空传来阵阵凄厉的雁啼声。“西风”较之暖和暖和的“东风”,则是严寒而凛凛的。再加上凄厉的雁啼声,浓重的晨雾寒霜,和冷清的寒月,营建了一种很克制很逼真的氛围。

  “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堆叠句,是词牌的请求,毛主席选用这个词牌,能够透过语句的堆叠,加强这类清静、严肃和克制的氛围,同时,还能够对词意有着承转和推动的感化。“碎”,写短促、庞杂、时粗时细、时大时小的马蹄声,把赤军在坎坷不平的山路上,或高或低的行军情形,细致入微地体现了出来。让人设想成有着千军万马抢先恐后的阵容。这个“碎”字,愈品味愈是觉得用得妙,用得精当,无法用另外一个词来替换的。“喇叭声咽”的“咽”字,也相当的贴切,本来,喇叭的声音应当是洪亮的,但是,在这儿,主席使用了一个“咽”字,写出了在浓雾厚重的情况下,声音相对的低落,乃至带有了悲壮的意味了。

  词的下阕,写傍晚时分超出娄山关和霸占娄山关以后的进军行动。

  “雄关慢道真如铁,现在迈步重新越。”“雄关”指险峻的关隘,“慢道”是莫说、休说、不屑一说的意义。“真如铁”是说真的像钢铁般的坚固,描述了娄山关的险峻牢靠、易守难攻。如今跨着大步从山顶上超出。“重新越”的头,指的是山顶。这两句话的意义是说:别说有劲敌看守的天险娄山关像铁打的一样牢不可破了,现如今,红军硬是从关隘的头顶逾越曩昔了。这两句的情和谐上阕的后两句大有差别了,悲咽、沉郁和克制的氛围曾经变成了雄劲、豪迈的情调,如同沉吟到放声高歌了。

  “重新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重新越”还是堆叠句,用于承转和进一步充足、加深情谊的感化。并且,在那里,有重新开始的意义,它在抒发了激情的同时,也夸大着遵义集会的新起点和新的精神。“苍山如海”说的是深青色的山脉,辽阔而升沉,像大海一般的辽阔。毛泽东和戎行从娄山关山顶迈步而过期,放眼望去,那一望不尽的山峦叠嶂,高低升沉,就像无边无边、翻滚着碧涛海浪的大海,好一派壮观辽阔的情形。“残阳如雪”指快要落山的落日(从词里能够看出时候的变革:从早上行军动身,历经一成天了,曾经到了傍晚时刻),从视觉上看,落日的红就像义士的鲜血一样的鲜红,这句话是毛主席生前觉得很是胜利的佳句。抒发了主席那时对艰难、繁重、流血、捐躯等等现实的那种既悲壮深沉又感慨万千的极其庞杂的情感心理。

  毛主席在写这首词的时候,略去了战役激烈的排场,但是,他所描画的艺术画面,那样一种猛烈的风声、凄厉的雁啼声、缭乱的马蹄声,那雄关真如铁的感慨,那如海的苍山和如血的残阳组成的悲壮的画面,都足以让人联想到流血牺

  牲的排场。

  读完这首词,人也沉醉这类悲而壮情感里了……

  • 乡愁赏析
  • 荷塘月色赏析
  • 好段加赏析
  • 红楼梦人物赏析
  • 繁星春水赏析200字
  • 联系邮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